宁夏失信被执行人被曝光平台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项活动

“飓风行动”刮起执行风暴

来源:宁夏法制报 2018-11-29 10:12:07

11.jpg

 银川中院执行人员执行一起土地被占用作停车场的案件。

22.jpg

西夏区法院院长慰问一线执行干警,为执行干警鼓劲打气。

res04_attpic_brief.jpg

当事人为灵武市法院送来锦旗


据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统计,自4月20日到10月31日,“飓风行动”专项活动期间,银川两级法院共执结案件4291件,执行到位标的26.91亿元,开展集中执行活动136次,出动警力3499人,传唤被执行人6354人,拘留645人,实施罚款措施10次,公布失信人1.26万名,限制高消费3.33万人次,司法救助38案51人,救助金额51.99万元,圆满完成了专项活动确定的目标任务。

银川中院:执行“唯一住房”有力度有温度

在法院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唯一一套住房能否执行?这既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也考验着执行法官如何在维护法律权威与保障基本民生之间寻找平衡点的智慧。 

日前,银川中院成功处置一起涉及被执行人唯一住房的案件。 

在这起借款合同案件中,被执行人将自己唯一住房抵押给银行,银行胜诉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中,因为涉及被执行人的唯一住房,执行法官没有直接处置抵押物,而是先通过多种途径查询被执行人的其他财产线索,但是查询发现被执行人除抵押给银行的房产外,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法官多次沟通协调争取当事双方通过执行和解解决问题,但都没有取得进展。 

随后,银川中院开始对抵押房屋进行评估、拍卖。在评估、拍卖过程中,被执行人不主动配合,甚至出现阻碍执行的行为。拍卖时,案外人马某以最高价竞得上述房屋,法院协助买受人办理完房屋过户手续。在交付时,被执行人极不配合,法官到达现场时不开房门,不接电话,不愿主动搬离,在此情况下,法院向被执行人送达限期搬离通知书。执行法官再设法联系到被执行人,向她释法析理:法院的生效判决必须坚决予以执行,除非法律有明文规定,否则任何情况都不能成为例外。 

在了解到被执行人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且家中有赡养老人的情况下,执行法官主动告知,对于执行唯一一套住房的情况,法院可以为被执行人提供五至八年的房租,房租标准参照当地租房标准。鉴于被执行人家中有老人,且无稳定收入来源,可以考虑在基本补助标准的基础上略微上浮。最后,被执行人表示,希望法院可以考虑她的特殊情况,能给她补偿一点。随后被执行人主动搬离了房屋。

兴庆区法院:诚信父亲替失信儿子还债

2013年9月15日,王某驾驶小车与孙某驾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孙某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2015年6月,兴庆区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判决王某赔偿孙某经济损失7万余元,后孙某申请兴庆区法院强制执行。 

该案自2015年10月立案执行以来,都因被执行人王某没有能力履行而无法执行。今年7月,兴庆区法院逐步建立健全多元化解纠纷机制,与银川市司法局、律协协调沟通,在兴庆区法院成立律师调解工作室,创新了律师参与诉讼调解的新模式。该案恢复执行后,宁夏银杜律师事务所马骁律师经过与被执行人父亲沟通,讲明不履行义务将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引起的法律后果。王某的父亲听到儿子要上“黑榜”,一辈子忠厚老实的老人又气又急,最终决定替儿子到法院与申请执行人协商解决案件。 

该案申请执行人孙某年逾七十,又因交通事故致行动不便,也希望通过协商把问题处理掉。孙某考虑到被执行人的父亲也是年老体迈,且以捡破烂为生,同意作出让步,将案件一次性解决。老实本分的王某父亲一次性支付孙某赔偿款6.5万元,案件得以执行完毕。

金凤区法院:老赖拒不履行面临拒执罪追责

11月26日下午,金凤区法院执行局法官马君平告诉记者,胡某一案经过长期的努力,案件执行终于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申请执行人王某也对案件执行情况满意。被执行人胡某涉嫌拒不履行执行判决、裁定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将被追究责任。 

据了解,这起执行案件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引起的。申请执行人王某与被执行人胡某、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2015年1月,金凤区法院判决被告胡某、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利息共计104.51万元,以及相应的诉讼费等。 

判决生效后,因胡某、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未履行,王某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官向被执行人胡某、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送达执行通知书,要求限期履行义务,但被执行人仍未履行。法官查询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无任何存款,胡某名下有三套房屋,但均被其他法院查封,导致金凤区法院轮候查封却无法处置。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名下有一块土地登记信息,同时名下也有两辆车。因该土地被抵押给银行,车辆也被其他法院查封,导致金凤区法院无法处置该财产,只能将上述财产进行轮候查封。 

2015年8月,金凤区法院传唤申请王某和及被执行人胡某到法院做笔录。胡某称无法一次性偿还王某的欠款,愿意先付王某1万元,剩余款项后续协商后偿还,申请人王某表示同意。后来,王某向法院申请追加胡某的配偶李某为被执行人。金凤区法院审查后追加第三人李某为案件被执行人。李某应在裁定生效之日向申请人王某偿还债务106.9万余元。随后,胡某主动向法院交付6000元,金凤区法院将该笔执行款发放给了申请王某。 

因被执行人胡某有高血压、酒精性心肌病、痛风、脂肪肝等病情,导致法院无法对其采取司法拘留措施。至此,被执行人胡某、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李某名下再无任何财产可供法院强制执行。金凤区法院在将3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金凤区法院于2017年6月16日查封(扣押)被执行人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名下的机械设备若干,并且将上述机械设备张贴法院查封封条。但是被执行人胡某在未经法院允许的情况下,私自撕毁法院查封封条,私自使用法院查封、扣押财产,并且将宁夏昊瑞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所产生的收入转移、隐匿,给法院执行工作造成障碍。 

对于被执行人转移、隐匿财产信息,擅自撕毁、毁损法院已经查封、扣押物品等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情形,金凤区法院收集了证据材料。通过与金凤区公安分局、金凤区检察院沟通,最终由金凤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被执行人胡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在金凤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后,胡某被抓获。羁押期间,被执行人胡某主动履行了义务,将多起涉工人工资案件履行完毕或者达成执行和解,又主动向法院执行款账户打入2万元,将自己的一处房产抵顶给申请执行人王某解决案件欠款。因被执行人胡某表现良好,现改为取保候审,等待法院开庭审理。

西夏区法院:转换思路执结6起涉民生案件

在银川市西夏区法院执行冶某等6人申请执行原银川某工贸有限公司工资案件中,6件案件涉案标的36万余元。 

执行过程中,西夏区法院查明,被执行人早已不经营,没有财产可供执行。执行人员拓宽思路,多方搜集证据,发现被执行人公司与原股东刘某有资金往来,刘某涉嫌抽逃注册资金,于是追加刘某为被执行人。但是刘某认为法院的追加错误,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 

在刘某执行异议之诉一案审理期间,申请执行人找到法官称生活困难,希望尽快拿到执行款解燃眉之急。执行法官为解决申请执行人的困难,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顾某司法拘留,并积极调解,做刘某的工作,希望刘某能承担社会责任。最终刘某撤回异议之诉申请,并筹集资金支付20万元,顾某筹集资金10.5万元,共支付了30.5万元。同时执行法官向申请执行人讲明被执行人没有大额现金可供执行,面临难以支付执行款的现状,申请人也表示理解,最终当事双方和解,6名申请执行人放弃剩余款项,6案全部执结。

贺兰县法院:兄弟法院协助异地扣车

日前,贺兰县法院在兄弟法院的协助下扣押一失信被执行人名下挖掘机,该案历经两年得以执结。 

在三益公司与席某挖掘机买卖合同纠纷案中,经贺兰县法院调解,被告席某支付申请人三益公司货款49万元,被告张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及违约金4000元、诉讼费4971元。 

该案在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席某履行债款32.36万元后,涉案挖掘机无法查到,无财产可供执行,该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下剩债款18.27万元被执行人未履行,申请人向法官提供涉案车辆正在海原县某矿山施工,但未发现被执行人。为了保障申请人的合法权益,防止被执行人再次隐匿财产,贺兰县法院立即部署扣车行动。执行干警立即前往工地,并积极联系兄弟法院协助查封、扣押涉案车辆。 

在扣押车辆过程中,办案法官了解到,涉案车辆为被告张某借名购买,实际使用人系张某。该车在使用中张某又以75万元抵顶给案外人田某,现由田某使用,但涉案车辆是被执行人通过分期付款所有权保留方式从申请人三益公司买得,被执行人在未付清全款之前只享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无权处置涉案车辆。 

接到贺兰县法院的求助,海原县法院协助扣押涉案车辆,但案外人田某拒不配合,并用大货车阻挡扣押车辆通行。办案法官随即将案外人田某叫到一旁,告知他法院扣车涉案车辆的法律依据,并告知他如何通过合法渠道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维权方式不当只会造成更大的损失,甚至会被拘留、罚款及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经办案法官讲解,案外人田某认识到自己阻碍法院执行行为的违法性,表示愿意替被执行人张某履行债款保留涉案车辆,使得该案圆满执结。

永宁县法院:一波三折执结145人讨薪案

2017年以来,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因市场等原因长期停产,未能向杨某等145名工人发放工资,也未能及时为这些工人缴纳社会保险。杨某等145人先后向永宁县劳动仲裁委、永宁县法院提出仲裁、诉讼,要求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向杨某等145人支付工资、经济补偿金、社会保险、社保滞纳金等诉求,永宁县劳动仲裁委、法院分别以仲裁调解书、判决书的形式确认了杨某等人的主张。 

2018年1月3日,由于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未能向杨某等145名工人履行付款义务,杨某等145人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向被执行人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要求被执行人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履行付款义务,但被执行人逾期未履行。 

执行中,法院了解到,被执行人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在银川市两级法院中有较多案件均未能有效化解。经查,被执行人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早已停止经营,其银行账户上仅有几百元钱,公司所有的位于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区两个车间已被各级法院依法轮候查封,且有抵押权;公司所有的两辆汽车虽已被查封,但是车辆在什么地方也无人知晓,执行陷入了僵局。 

此时,年关将近,杨某等145名申请执行人纷纷涌至法院,情绪激动。永宁县法院执行人员一边反复做工作,安抚申请人,一边积极联系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要求及时出面解决系列案件,向法院提供一切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经过努力,暂时将申请执行人的情绪稳定下来。但面对难以处置且少得可怜的财产,永宁县法院的执行面临着极大的困难。 

正当执行人员为找不到有效的财产线索而苦恼之时,转机出现了,法官得知该公司有350万元的债权未能收回。于是,永宁县法院及时安排干警积极查找线索,并通过各种手段将这笔350万元的债权执行至法院执行款账户。 

钱到了,本该轻松的执行干警再一次感觉到了头疼,因为这145件系列案涉案标的高达693万余元,其中包括工资、经济补偿金、社会保险、社保滞纳金等内容,这350万元顿时显得杯水车薪。 

于是,永宁县法院干警多次前往永宁县人社局积极协调补缴社会保险及能否减免社保滞纳金。由于社会保险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加之宁夏某科技有限公司多年拖欠社会保险费用,尽管永宁县人社局积极配合法院调查社会保险、社保滞纳金的金额,但是受限于政策规定,无法办理相应事务。 

为避免案件执行再次陷入僵局,永宁县法院干警分批次与145名申请执行人面谈,告知他们案件的具体办理情况及出现的各种问题,并提出了解决方案,即全额处理工人工资,考虑放弃经济补偿金、社会保险、社保滞纳金等。起初,工人们不能理解为什么辛辛苦苦工作,却连最基本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后经法院干警耐心解释,最终,做通了145名工人的思想工作。 

2018年7月26日,永宁县法院举行涉民生集中发放执行款大会,向杨某等145名工人全额发放了工资。

灵武法院:凌晨出击剑指失信被执行人

早晨七点,灵武市法院的执行干警又一次开展凌晨集中执行活动,集中执行一批涉金融案件。 

这一天,坐在调解室的李法官有点分身乏术。原来,集中执行的前一天,李龙飞就梳理了手中的案件,按照此次集中执行的要求,重点梳理一批涉金融案件。集中执行当天,李龙飞就接到不少申请人向法院提供了被执行人下落的电话。就这样一家一家,李龙飞一天就传唤到庭4人。这四起案件被执行人均为案件担保人。原来,这些金融案件都是农户联保贷款,主债务人因为生意失败没有偿还能力,担保人也未及时履行担保责任。银行起诉并申请强制执行,后债务人仍未履行义务。 

当天,有一位担保人履行担保义务,其余三个担保人因未能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灵武市法院司法拘留15日。 

集中执行中,一对夫妻被灵武市法院双双传唤至法院。主债务人苏某因为开餐馆需要资金周转,就向申请人马某借款27万余元,并说服姐姐和姐夫吴某担保。谁知由于餐馆管理不善,资金链断裂,以致无法偿还欠款,后申请人经灵武市法院判决,并申请强制执行。经过调解,被执行人吴某被采取司法拘留,妻子找其弟苏某协商。 

执行行动当天,灵武市法院共传唤到庭22人,拘留5人,执行完毕12案,达成和解5案,执行到位108.28万余元。


■本报记者 张怀民 文/图


责任编辑:宋小双
【回到首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失信人被曝光平台